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365头条网,每日头条!
热搜: 中国 美国 日本 特朗普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技 >

被砸被剪被抹粪 共享电动踏板车在旧金山屡遭粉碎

2018-06-04 09:44 [科技] 来源于:网络整理
导读:
有个朋友看见有个家伙在街上行走时,踩猛他遇到的每辆电动踏板车。

  据CNET报道,几个星期以来,我(本文作者达拉·克尔(Dara Kerr))总能在旧金山大街上看到废弃的共享电动踏板车。 所以我问朋友们:自从几个月前这种新交通方式在旧金山大街小巷涌现后,有没有人看到它们遭到虐待的场景。答案是肯定的。

  有个朋友看见有个家伙在街上行走时,踩猛他遇到的每辆电动踏板车。另一人看到一名用户把车停在路边,将车把手和车座全卸下来。还有人看到踏板车的螺丝或电缆乱成一团,导致其在被使用时散架。在Reddit、Instagram和Twitter,有无数初创企业ird、Lime以及Spin下属的踏板车照片,包括车被涂了粪便、被挂在树上、被扔进垃圾桶,甚至被扔进了旧金山湾。

被砸被剪被抹粪 共享电动踏板车在旧金山屡遭粉碎

被丢弃的ird电动踏板车无人问津

  这并不奇怪,Lime踏板车的警报不仅仅是响亮的嘟嘟声,还是像毒品一样的战斗口号,好像在说:“解锁来骑我,否则我就叫报警。”旧金山的踏板车现象有很多名字,包括踏板车末日或踏板车大战。这一切都始于今年3月底,当时ird、Lime以及Spin相继在旧金山市全城投放了数以百计的可租用电动踏板车,却没有向当地居民或政府官员发出任何警告。

  几乎立刻,首次尝试这种踏板车的人开始以24公里的时速在人行道上疾驰,在行人中间闪转腾挪,并不断按响车把上的小铃铛。他们把车随意停在任何地方,导致人行道障碍横生,自行车道和轮椅通道被堵,店面前面也被堵得水泄不通。三家公司都表示,他们正在解决“最后一英里”的交通问题,为通勤者提供方便快捷的交通方式,让他们可以在城市中快速穿梭,同时帮助缓解道路拥堵和雾霾等问题。他们称这是一系列旨在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颠覆性技术。

  共享电动踏板车确实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方式。我了解到,与踏板车带来的挑战相比,“西部荒野”似乎看起来更友好。在旧金山这个到处充斥着机动车辆的世界里,到处都是对踏板车肆意破坏的现象,杂乱无章的拆车店也随处可见。电动自行车商店SF Wheels的老板迈克尔·贾迪耶(Michael Ghadieh)已经修理了数以百计的踏板车,他说:“愤怒的人们,他们似乎被激怒了!人们割断电线,压平轮胎,并将踏板车扔进了海湾。有些人在外面破坏这些东西!”

  剪刹车线

  SF Wheels位于典型的旧金山社区一个古雅的街道上,这里被称为科尔山谷(Cole Valley),坐落着维多利亚式的住宅、高档咖啡馆,还可以看到著名的苏特罗山(Mount Sutro)美景。SF Wheels不仅出售电动自行车,也以每小时20美元的价格出租,主要客户是给那些想骑车游逛金门公园的游客。

  今年3月份,一家踏板车公司告诉贾迪耶,他们即将在该市推出共享电动踏板车,并在找人帮忙维修。贾迪耶说他加入了游戏。由于签署了保密协议,他不会透露公司的名称。现在,贾迪耶承认,他不太清楚自己在搞什么。当踏板车初创公司在旧金山投放踏板车几天后,SF Wheels就塞满了坏掉的车辆,以至于很难穿过这个小而整洁的店铺。外面的人行道上也都是踏板车,挤满了门口,把机械师的工作区挤得水泄不通。贾迪耶称,后院的踏板车山堆积了近1.8米高。

  贾迪耶的自行车技术维修人员太忙了,以至于他不得不再雇三个修理工。SF Wheels每天要修理75到100辆踏板车,贾迪耶没有透露这家店能从修理每辆踏板车上赚多少钱。他说:“有些踏板车的维修速度很快,有些则需要更长。这取决于它是疲劳过度,还是被外面的人、疯子物理伤害。”

  有些售价大约500美元(约合人民币4600元)的踏板车遭到了彻底破坏:控制器(也就是车辆大脑)的电线被割断,车把手被拆掉,车身完全变形。有些踏板车的刹车线也被剪断。我问贾迪耶,踏板车是否可以不用刹车。他回答说:“这是可行的,它会继续前进,但你就是停不下来。”无论是谁造成了这种局面,都给更多乘客带来了危险。尤其是,旧金山是个多山的城市。

被砸被剪被抹粪 共享电动踏板车在旧金山屡遭粉碎

这辆踏板车被怪异地锁在旧金山的ART站,并被剪断了刹车电缆,也没有车把手

  贾迪耶说,他的员工们夜以继日地奋战了大约6周,修理了大约1000辆踏板车。但大约三周前,修理工作突然消失了。贾迪耶不得不解雇了刚招来的修理工,他的店铺又开始专注于租售电动自行车。他说:“现在,什么都没有了,公司的态度也变了。我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,也许他们决定做不同的事。”

  可能改变吗?电动踏板车公司可能决定将维修外包给“零工”工人,而不是依赖与修理店签署的协议。现在是“零工经济”的时代,许多自由职业者都想要从事兼职工作,比如Uer和Lyft司机。就像尼克·阿博扎伊德(Nick Aouzeid)。当时,阿博扎伊德在初创企业AngelList的营销部门工作。几周前,他收到ird的电子邮件,邀请他充当踏板车的修理工。这条消息中承诺,一旦阿博扎伊德完成了在线培训,每修理一辆踏板车就可以赚20美元。他报名参加了课程,准备开始上课。

  阿博扎伊德表示:“这些踏板车并不复杂,它们多来自中国。修理包括调整刹车、修理轮胎、增加从ird身上掉落的贴纸等。”ird拒绝就其维修计划发表评论,但其发言人肯尼斯·贝尔(Kenneth aer)说:“ird拥有一个训练有素的充电器和机械师网络,他们都是独立承包商。”另一方面,Lime公司的所有机械师都是公司运营和维护团队的组成部分,他们负责维修踏板车,确保用户安全使用它们。Spin则使用“零工”工人和合同机械师维修踏板车,就像贾迪耶所做的那样。

  愚弄系统

  电动踏板车是电力驱动的,这意味着它们需要插入插座中充电4到5个小时,才能开始用于载人,租用它们的人每分钟都要花1.15美元。ird、Spin和Lime都部分依靠“零工”工人来维持他们的车队,包括帮助充电。每个公司都有不同的应用,可以显示低电或无电的踏板车。任何拥有驾照和汽车的人都可以注册这款应用,并成为充电者。这些司机在街上闲逛,然后捡拾踏板车回家充电。

被砸被剪被抹粪 共享电动踏板车在旧金山屡遭粉碎

图:这辆Lime踏板车被人用卫生纸包裹着,看起来非常怪异

(编辑:365头条网)

网友评论
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