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365头条网,每日头条!
热搜: dota2 美国 日本 叙利亚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历史 >

大报恩寺塔在1853年被焚毁后 还坚强屹立了三年

2016-04-23 19:19 [历史] 来源于:未知
导读:
导读:大报恩寺位于南京城南聚宝门外,寺内有一座建于明永乐年间的塔,名曰“金陵大报恩寺塔”,该塔被誉为“中世纪世界七大奇观”之一。 随着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开放,有关大报恩寺的故事,成了热门话题。“老南京”版也连续刊载了杨松涛先生《大报恩寺报谁

  导读:大报恩寺位于南京城南聚宝门外,寺内有一座建于明永乐年间的塔,名曰“金陵大报恩寺塔”,该塔被誉为“中世纪世界七大奇观”之一。

  随着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开放,有关大报恩寺的故事,成了热门话题。“老南京”版也连续刊载了杨松涛先生《大报恩寺报谁之恩,明成祖朱棣的生母之谜》和严中先生《南京大报恩寺“碑”、“殿”、“碣”三大谜》等文章。今天就来韶韶大报恩寺塔的事儿。

  虽然被焚,并没有彻底倒塌

  大报恩寺位于南京城南聚宝门外,寺内有一座建于明永乐年间的塔,名曰“金陵大报恩寺塔”,该塔被誉为“中世纪世界七大奇观”之一。

  人们了解这座塔,更多的是从民国文人张惠衣所著的《金陵大报恩寺塔志》中得到的。

  站在大报恩寺塔上,南京城内的一举一动,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,因此是一处绝佳的制高点。咸丰三年(1853),太平军进攻南京城时,曾盘踞大报恩寺塔上架炮轰击南京城。这在张汝南《金陵省难纪略》、《张继庚遗稿》、佚名著《金陵纪事》、胡恩燮著《患难一家言》及光绪《续纂江宁府志》等文献中,都可以找到答案。

  大报恩寺塔因此成为战略要地,并为太平军所利用。太平军破城后,听说清军尾随而来,为了不使大报恩寺塔这个战略要地被清军利用,就焚烧了大报恩寺塔。但由于塔的“主体结构是由精美的红色的砂石建成的”,因此,大报恩寺塔虽然被焚,但并没有彻底倒塌。

  倒塌的时间有两种说法

  那么,大报恩寺塔何时倒塌的呢?晚清文人王韬《弢园笔乘》认为是咸丰六年,他说:“咸丰六年(1856),贼(指太平军)毁报恩寺塔。先三年,贼实火药于塔中焚之,空而不圮,至是乃毁之,一时有‘宝塔折,自相杀’之谣。后果应东、北贼互戕(指天京事变)之事。”

  关于金陵大报恩寺塔彻底焚毁的时间,《金陵大报恩寺塔志》 卷十“大事记”是这样说的:“六年(公历一八五四)发匪觊塔顶为黄金所铸,用火药轰之,复挖空塔下基地,数日塔倒,寺遭焚毁,当时有童谣曰:宝塔折,自相杀。”咸丰六年应该为公元1856年,而张惠衣却将咸丰六年记载为“公历一八五四”,应该是笔误。

  正是由于张惠衣《金陵大报恩寺塔志》的这一段记载,使得金陵大报恩寺塔彻底倒塌的时间,一直以来众说纷纭,有了不同的版本,一说是咸丰四年(1854);一说是咸丰六年(1856);有模棱两可的;还有用“毁于太平天国战火”而绕开大报恩寺塔倒塌具体时间的。

  张文虎的诗作提供证据

  关于大报恩寺塔彻底倒塌,现今具体两种说法还体现在蒋赞初著《南京史志》、易家胜等编著《南京山水城》、杨新华等主编《南京明清建筑》、《南京寺庙》、《金陵佛寺大观》、韩品峥等编著《秦淮河史话》、季士家等主编《金陵胜迹大观》、南京党史办等编《南京百年风云》等书籍中。

  南师大经盛鸿教授在《大报恩寺琉璃塔的兴毁》中,引用了布列治门《太平天国东北两王内讧纪实》的一段话:“韦昌辉犹欲负隅顽抗,他深恐翼王(石达开)凭借报恩寺古塔以作攻城炮垒,先下令毁之”。他是认可大报恩寺塔倒塌于咸丰六年的。

  笔者曾在《江苏地方志》 发表《金陵大报恩寺塔焚毁时间说辨》,基本可以认定:大报恩寺塔初焚于咸丰三年(1853),彻底倒塌的时间则是咸丰六年(1856)。

  晚清名噪一时的名士、曾国藩核心幕僚张文虎著作《舒艺室诗存》上,有一处不显眼,却是考证大报恩寺塔被毁时间非常重要的史料,见其“诗存五”《聚宝山》一诗:“长干已无塔(咸丰六年为‘贼’所毁),何处问长干。故垒声威在(沅浦帅驻兵于此),坚城破敌难。地荒林木尽,霜重髑髅寒。惟见钟山上,依然紫气幡。”

  张文虎在《聚宝山》的诗中提到的“长干”,即长干寺,也就是大报恩寺。诗注中指出:(大报恩寺)塔是在咸丰六年(1856)被太平军彻底毁坏。而“沅浦帅”,即曾国荃,他曾在此驻兵。

  张文虎在同治三年九月二十一日(1864年10月21日)这一天的日记中记载:“辰刻开船,未刻抵金陵水西门。船只甚众,时曾沅浦宫保请假,将返湖南,押金陵所撤楚勇陆续先行,故兵船尤多。”

  张文虎在同治三年九月二十一日这天抵达金陵,看到曾国荃要请假回湖南,他特意写下《送曾沅浦宫保(国荃)养疾归湘乡》一诗。

  彻底毁于咸丰六年较为可信

  《聚宝山》一诗的前面,收录了《晚眺时将赴金陵》和《送曾沅浦宫保(国荃)养疾归湘乡》等诗作,其后则收录了《与缦老壬叔鲁生陈小浦广文(方坦)游元武湖即》诗,有诗注为:“俗名龙脖子去夏我军从此处地道破城”。

  “去夏”,指的是同治三年(1864)夏天,湘军从龙脖子挖地道破城的事,再结合《张文虎日记》可知,张文虎写《聚宝山》一诗的时间为同治三年(1864)至同治四年(1865)间。也就是说,距咸丰六年(1856)大报恩寺塔毁废,只有八九年的时间,应该说张文虎《舒艺室诗存》 中记载的“(大报恩寺塔)咸丰六年为贼所毁”的可信度是比较高的。

  综合布列治门《太平天国东北两王内讧纪实》和张文虎《舒艺室诗存》,笔者认为,金陵大报恩寺塔彻底毁于咸丰六年(1856),是毫无疑问的。

(编辑:365头条网)

网友评论
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
推荐文章